收藏轶闻 诗书画印话葛民(一)
来源:珠江商报  作者:文/禹戈  2012-06-11 09:24:35
 

 

黎葛民(1892~1978),原名庆瀛,号逸斋、逸斋外史,亦署乙翁、乙斋、一斋、葛老等,留日时曾用“川端龙子”一名,杏坛昌教人。

清代以来,昌教黎氏出了几位很有建树的官员和文化名人。据昌教黎氏族人口述,这里有“大黎”与“细黎”两个家族,即东头坊的裕庆堂和潭头坊的敦穆堂。算学家黎应南、陕西学政黎荣翰、广东官立法政学堂校长黎庆恩、画家黎葛民就是“大黎”裕庆堂的族人。

黎庆恩(泽闿)是位诗书画的高手,受这位兄长的影响,黎葛民从小就对书画金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16年,他东渡日本,就学于东京川端绘画专科学校并认识了高剑父、陈树人等留日专攻美术的同学。1919年黎葛民毕业回国,次年任孙中山临时政府秘书,并参与高剑父春睡草堂的教学。1925年,他在广州与黎庆恩、陈树人、高剑父、赵浩公、何香凝等组织“清游会”。清游会没有章程、会址和固定经费,由20多位著名画家文人组成,在广州市的活动地点多在筵香楼茶居或直接集中到黎庆恩家中,平日由黎葛民担任总务联络。清游会虽是一个“三无组织”,成员的艺术观点也不尽相同,但它毕竟是在20世纪广东最早的画人社团之一,产生的影响颇为深远。1926年,以赵浩公等为首的癸亥合作社及国画研究会成立,在艺术观点上与高剑父领衔的折衷画派分道扬镳,黎葛民是偏向于折衷画派的,他虽然随兄参加了国画研究会,但却未加入双方的论战。折衷派后来被称为岭南画派,对这个新名称,黎葛民一直认为有违高、陈的本意,直到60年代,他还在坚持置辩。

民国期间,黎葛民经陈树人介绍在民国政府任职,因不习惯政务,40岁后辞去一切政职专心艺术,曾入广州市立艺术专科学校等学院任教。1938年,日军南侵,他将自己的一百多幅精品捐给香港中华救护队以募集资金救济伤员难民,又冒着烽火行走于西南各省,创作一批充满爱国情怀的诗画。1947年,陈树人诗赠黎葛民:薄名淡利谁如子,猛进精修勿让人。四十年间交谊在,心神无日不相亲。可见二人的请谊以及陈树人对这位老友评价。

新中国成立后,黎葛民进入南方大学学习,后被聘为广州文史研究馆馆员,兼任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成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广东省分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按说这些条件足可让他在晚年安安稳稳地吟诗作画。但黎葛民秉性恬淡,胸无城府,正直处事,有时甚至相当固执,加上解放前的经历和复杂的社会关系,历次政治运动都难免碰到麻烦。但他都能随遇而安,仍然热心辅导后学。60年代,城乡各地的学画青年经常来到广州河南二龙街鹤鸣四巷的黎家,都得到黎老师的悉心指导。

作为一位传统的文人画家,黎葛民的诗词造诣很深,雅致婉丽与激昂顿挫之作兼而有之,可惜他数十年代的诗词作品绝少留稿,仅存的一部分,历经变乱亦多散失,好在他的书画作品上常有自题诗句,得以保留下来。例如1957年,64岁的黎葛民请同在广州文史馆的几位好友合作了一幅画,由杨芝泉为他画人像、冯曼硕画梅花、沈仲强画菊,他自己补上松、竹、石并题上五古十韵:

吾生也有涯,微乎在宇宙,况此露电身,淹留亦何夂。百年驹过隙,谁能免衰朽?色相随手变,无复似壮幼。感此作影图,它时防老丑。松梅竹兰石,伴以为吾友。梅竹使我清,松石延其寿,抚石自盘桓,人与黄花瘦!富贵如浮云,丹青聊可守,安时而处顺,荣辱于何有?

又如附图中的一首七绝《山月为余白描写真,因题》:

驻颜无术漫留真,沧海茫茫一点尘。看尔春秋还几度,百年以后是何人?

这些题画诗上不仅显出黎葛民写诗的功力,亦能让我们品味出他晚年的内心世界。

上图是《黎葛民书画手卷》中的局部,篆书引首“逸斋墨妙”由容庚先生题写,行草即黎葛民晚年(1974) 所书“录旧作”。

 
声明:未经珠江商报社授权或同意,不得转载本报新闻,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中考第二天:试题不难时间紧
照顾老人十年受赠股权起纠纷
2012医保年度参保明天截止
杏坛村居篮球赛赛麦村夺冠
杀个回马枪山寨电器无处藏
顺德12个项目找“婆家”
佛山日报官方网站今日上线
热带风暴来袭明天顺德暴雨
学生无证驾驶致人重伤被刑拘
家用燃气热水器补贴顺企占1/4
北滘"美城行动"项目接受验收
 
 
拍客带你重回当知青的那些年
均安翠湖公园的晚霞
我家屋檐下的“五线谱”
我是梦中的传彩笔!
我家龙眼树的新“租客”
 
藏不起的美味 抵不住的诱惑
缕缕木瓜香,悠悠芝士情
第七届顺德私房菜大赛(图片)
如此诱惑,如何抗拒
北滘喜临饭局四合院私房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