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名贪官收千万助57人升迁
来源:广州日报大洋网  作者:  2012-05-16 15:50:10
 

送挖掘机照收

朱育英。(资料图片)

茂名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朱育英涉嫌受贿行贿受审 收受57名干部上千万

文/记者林霞虹 通讯员韦磊

昨日,湛江市中级法院在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了茂名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朱育英涉嫌受贿、行贿一案。据指控,朱育英在担任信宜市委书记兼该市人大常委会期间,在信宜市属干部提拔、交流、换届任用以及工程发包、支付工程款等事项中,涉嫌受贿人民币1300多万多元,港币300多万元,美元20多万元。

边收钱边称提拔人看能力

2005年,信宜市某镇镇长梁某被提拔为该镇党委书记,为感谢朱育英的关照,梁某在当年5月来到朱育英的办公室,送给朱20万元人民币。2006年12月,经朱育英同意,梁某调任信宜市区东镇街道办党委书记,他在到任几天后来到朱育英家楼下,在朱育英的车里送给朱30万元人民币,朱再次收下。2008年,梁某为谋求升迁,于当年11月、12月,先后在茂名市委宿舍大院送给朱育英15万美元。在朱育英的推动下,梁某在2009年9月被任命为信宜市副市长。除了这几次大额贿赂之外,梁某为了与身为当地一把手的朱育英保持良好关系,从2005年至2009年,先后在中秋或春节期间送给朱育英“利是”6万元,朱都欣然收下。

据该案办案人员介绍,梁某为谋求升迁或转任而送钱给朱育英只是当地官场风气的一个体现。经查明,朱育英先后收受了当地57名干部共计人民币1238万多元、港币360万元、美元20万元。

虽然大肆卖官,但朱育英却自己交代,他提拔人主要是看能力,“大家认可这个人我才会提拔,而且要看个人的业务能力”,“我不会让不懂业务的人管钱,让不懂业务的人去管业务”。

检察机关查明,除了在干部提拔、人事调动、换届任用过程中收受贿赂外,朱育英还利用职务便利,在信宜市有关工程发包承揽、工程建设、支付工程款等事项中,收受三名工程承包商贿赂共计人民币150万元、港币30万元,甚至于连勾机(挖掘机)都收。

向罗荫国行贿20多万

朱育英一面在疯狂“卖官”,深谙此道的他,也在一面想法为自己“买官”。2008年,朱育英为谋求茂名市副厅级职位,约请茂名市原市委书记罗荫国吃饭。期间,朱育英贿送给罗荫国20万港元。

由此,在罗荫国的关照下,朱育英于2008年底升任茂名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副厅级)。朱育英在2004年至2009年期间,先后在春节期间,分四次送给罗荫国现金共计人民币8万元。

投案不交代 检察机关从外围突破

据了解,2011年2月,茂名市原市委书记罗荫国被广东省检察院带走调查,朱育英感到“比较紧张”。当年3月19日,广东省纪委在茂名召开了全体干部大会,责令“有问题”的官员在4月10日之前向专案组主动交代,以争取宽大处理。在离期限届满前几天,朱育英来到专案组,“交代”称曾经收受过一点红包,总额大约有几万块钱,已经上交给了信宜市纪委。

专案组经过分析,认为朱育英存在受贿的可能性很大,肯定远不止其交代的这几万块钱的问题。于是专案组决定,一方面由纪委出面和朱育英谈话,敦促其主动交代问题;另一方面,检察机关在外围收集朱育英受贿的相关证据,寻找案件突破口。

经过外围摸查,办案人员掌握了朱育英部分直接、扎实的证据,当办案组向朱育英摆出证据时,朱育英只得交代了其受贿达1千多万元的犯罪事实。

朱育英: 也曾廉洁自律

本案开庭前,朱育英在广东省看守所接受了采访。略显苍老的他,谈起自己从一名廉洁自律的好干部到阶下囚的心路历程,期间几度哽咽。

朱育英是一个从基层干起,一步步走上来的官员。朱育英介绍,他1970年高中毕业后参加工作,最初在茂名市电白县当老师。后来在茂名山区建设时参加了文艺宣传队,后被选入广州铁路局任宣传、组织干事,一直到1983年被调回老家电白县羊角镇担任镇长、书记、电白县副县长,2003年到信宜担任市委书记。“我没有任何后台,都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奋斗,也从来没有托过哪个领导。”朱育英说。

打开缺口后,就收不住了

谈到自己的堕落过程,朱育英讲,开始时别人送钱都不敢收,怕出事,但后来一打开缺口,就收不住了。“当时过年过节都有人送红包,茂名有这种风气,但我一开始都不敢收,全都拒绝了。”朱育英说,一直到2006年他才开始收一点红包,一般是几千块钱,多的也有几万块。“刚开始收钱的时候心里很恐慌,但打开这个缺口以后,就收不住了,因为这些送红包的人私底下都会有交流,你收了张三的不收李四的,他就会对你有意见。”

朱育英说,他当时也想过退还,但在那种环境下很难退。“这就好像病已经上身了”。直到后来最多一次收了100万元。收了这么多钱,但朱育英说他一分钱都不敢用,心理上有点害怕,钱他都以朋友的名义存在银行。

“不想再为自己推脱”

朱育英说,自己刚进来时想不通,觉得自己运气不好比较倒霉才会出事,但经过检察官的开导,慢慢也开始想通了。

“人错了就是错了,我是一个硬汉,不想再为自己推脱,法律怎么制裁就怎么制裁。”朱育英说,他很后悔。他说:“我以后要出一本书,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警戒后来人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广州日报)

 
 
声明:未经珠江商报社授权或同意,不得转载本报新闻,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十镇街总商会年内完成组建
珠江商报通讯员实现全覆盖
发展工业设计最高扶持100万
罗汉松身价上万 近期被盗多
克隆卡盗刷频发 法院给支招
顺德600万推动工业设计发展
靓汤返乡下 识做顺德好女人
城轨顺德站施工后河道变窄
食神“一箭穿心”顺德宜自省
大良版警匪“大片”幕后揭秘
黄喜忠成顺德首位副厅级区长
 
 
我是梦中的传彩笔!
我家龙眼树的新“租客”
容桂海尾公园——荷韵
铁马上的“杂技表演团”
区“三打两建”阶段性成果展
 
夏天蔬菜怎么吃最健康
叹豪华温泉,品农家美食
四斤大鲚鱼鱼生够天然
清新农家菜,清爽解暑热
正宗西餐厅香煎北海道扇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