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从:昔日乡村圩市 如今商贸重镇
来源:顺德新闻网-珠江商报  作者:王艳美 杨斯然  2014-08-26 17:18:47
 

顺德集市(二)

图为乐从沙滘陈家祠。乐从众多宏伟的祠堂都是在商业贸易积累的大量财富以及家族人才辈出的基础上才得以修建。/冯海棉摄

  顺德新闻网讯 如果要描写旧圩市的故事,顺德十镇街之中,恐怕没有哪个镇街的故事能比乐从更为丰富多彩和跌宕起伏:乐从今天闻名全国三大专业市场的起源就是一个个小圩市;乐从人精擅商业竞争的基因也是在不起眼的圩市交易中萌芽和繁衍;甚至“乐从”这个名字的来源都与圩市紧密关联。

  从南宋初年至今,乐从在历史的治乱兴废中曲折前行,从旧时圩市到今天商贸重镇,商业的发展始终在乐从走过的道路上闪耀出一条清晰的脉络。认清明天的去向,不忘昨日的来路,我们来重温乐从千年的商业传奇。

  清代“六松圩” 与乐从开埠

  葛岸是乐从较早开村的村居,据考证约在1127年至1130年间就已经有人聚居。相传大约在南宋末年,当地瘟疫流行,百姓苦不堪言。一位名为葛洪的道家名人在此开炉炼丹,同时赠医施药为百姓治病。当地百姓感念葛洪的恩德,将这条村取“葛仙到岸”之意命名为葛岸村。

  由于葛洪长期在此给人治病,吸引了周边的百姓往来葛岸,逐渐形成了一个乡村圩市,人称葛岸圩,这是乐从最早出现的圩市。葛岸圩经过数百年的发展,成为周边地区规模最大的集市,有着“葛岸通津”的说法,可以想见其繁华的程度。

  到了清代康熙年间,繁华的圩市催生了一帮地痞流氓,专门欺行霸市并勒索所谓的“地保费”。附近的腾冲有位教书先生目睹这群地痞的恶行,十分气愤。他走进人群中振臂高呼:“圩场是大家公平做生意的地方,但这群恶霸却要把持这个圩市,大家说公平吗?”现场百姓早已是怨气沸腾,高呼:“不公平!不公平!”教书先生说:“那我们一起抵制它,好不好?”众人又齐声响应。

  这位教书先生看见附近的九沙河边有一片平坦的大沙滩,就说:“九沙河那边的大沙滩地势平坦,适合摆卖而且不用交地租,那边做新圩市最好不过了。”就这样,在九沙河边形成了一个新的圩市,每逢三、六、九日,附近的乡民和小贩都聚集在此交易,人气很快兴旺起来。由于这个大沙滩边长着六棵挺拔的水松,人们就顺口把这个新圩市称为“六松圩”。生意日旺之后,沙滘、马滘、新隆、上华、平步等村合资正式修建这个市场,逐渐成为这一区域最繁华、人气最聚集的大集市,“六松圩”也成为人们对这一区域印象最深刻的“地标式”建筑。

  到了清朝末年,乐从人积极参与反抗清朝腐朽统治的反帝反封建斗争,组织了上千人誓师出征,并在旗帜上写上“乐意顺从”的口号,号召各路义军响应。由于“六松”和“乐从”的读音非常相近,此后人们就把这个地区称为“乐从”,成为约定俗成的说法。

  到了新中国成立后的1956年,“乐从”统合原来的第五区辖区,称为“乐从区”,其后也曾改设沙滘乡和劳村乡、沙滘人民公社,到1987年改为镇制,称为“乐从镇”并一直沿用至今。

  香云纱和黑胶绸见证圩市兴旺

  凭借数百年圩市的发展,乐从人积累了初期的商业经验,商业的种子开始默默地在这个岭南小镇萌芽、生长。到清末民初,乐从迎来了历史上第一个商业繁荣发展的黄金期,而这一时期乐从最重要的商品就是丝绸。

  乐从区域土地沙质大、偏酸性,不是十分适合稻谷等主要粮食作物的种植。乐从人的祖先很早就发现种桑投入少、桑叶生长期短、劳动强度低,并且蚕丝制品的经济附加值远高于稻谷。因此在宋代乐从就已经有了“桑基鱼塘”耕作格局的雏形,到清光绪年间养鱼种桑已经成为乐从人的主要经济来源。这种耕作模式,突破了封闭性的自然经济束缚,为专业化、商品化的农业经济打下了基础。

  从地理环境而言,乐从身处东平河与顺德水道中间,辖区内水网密布,在交通运输并不便利的古代,河涌就是能够运输大量商品的高速公路;并且乐从身处珠三角中心,地理位置优越,加上繁华的集市,已经隐然有了区域商贸中心的架势。

  到了清光绪十九年,清政府再次解除海禁,长期旅居海外的乐从华侨纷纷回乡投资建丝织场。有了桑基鱼塘的农业基础,有便利的交通、优越的地理位置以及旺盛的商业人气,再加上海外资本的催生,使得乐从的丝织业迅猛发展。根据旧资料显示,1922年至1928年间,广东全省共有丝厂196间,其中顺德县占135间,而乐从地区就有74间。

  顺德最富盛名的两样丝绸产品——香云纱和黑胶绸,可说是见证了当年乐从的辉煌。这两种丝织品都不是乐从原创,但其制作工艺传到乐从沙滘后,经过当地丝厂的改良,再通过国际贸易远销海外,成为深受海外华人推崇的丝织品,这两种产品甚至直接被海外消费者称为沙滘纱、沙滘绸。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海外华人中,夏天身穿沙滘纱、沙滘绸是典型的富贵人家装束。

  一业兴则百业旺,丝织业的迅猛发展给乐从的各行各业都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在1904至1911年间,地方政府曾两次计划修建以乐从为枢纽的铁路,将顺德全县的产丝区连接起来。虽然这一计划最终未能付诸实践,但乐从当时在经济上的重要地位不言而喻。

  当年的乐从河面商船往来、码头货物通达四海、镇面客商川流不息;有百货公司、洋行办庄、机器制造厂、糖厂、酒厂、电灯局、自来水厂甚至枪械厂;有金铺、银铺、钱庄、桑市、蚕市、丝市等等不一而足。

  那时在广州等大城市能享受到的物质生活,在乐从一样不缺,甚至长期足不出乐从就可以购买到去澳洲、东南亚、美国等地的船票。其富庶繁华的景象让人们把这里称为“小广州”“小金山”。

  以传统圩市的方式孕育三大市场

  乐从的第一个商业黄金时期戛然止于抗日战争的爆发,在战争的蹂躏下,这个商贸中心的繁华迅速消散。共和国成立后,政策环境长期不利于商业发展,一直到改革开放,乐从才迎来了商业发展的第二个黄金期。

  改革开放的初期,虽然乐从跟随珠三角的发展大势,大力兴办乡镇企业。但乐从人骨子里的商业基因是无法磨灭的,有一部分乐从人已经敏锐地察觉到:周边地区制造业的飞速发展,对原料和材料的需求很大,这其中蕴藏着巨大的商机!

   1978年,时任乐从乡镇办主任的梁志坚东凑西借了几千元,开设了乐从第一家钢铁贸易公司;1983年,木工出身的乐从人马荣洪开办了第一间卖家具的商铺;1985年,乐从人黎生开办塑料门市部,当时乐从只有四家经营塑料贸易的门市部。这三颗种子,就是今后乐从钢铁、家具、塑料三大专业市场的起源。

  而在艰难创业之初,他们选择的经营方式与乐从人先祖圩市经商的方式惊人地相似:梁志坚的钢铁堆放在公司周围,客商如同买菜买肉一般挑选钢材品种,决定购买分量;马荣洪的家具商铺是用竹竿搭建在鱼塘边上简陋的吊脚屋;黎生经常要骑着摩托车在乐从与广州间来回奔波,如普通商贩一般来回倒货。

  但这样的艰苦依然无法阻断乐从人对商业的热枕,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乐从已经初步形成了买卖钢材、家具和塑料的三大圩市。这时,乐从开始展现出与周边地区截然不同的商业气质,商贸经济的特色开始日益凸显。经过近30年的苦心经营,无数的商人在这里发迹、无数财富传奇在这里书写,当年的小圩市已经发展成钢铁、家具、塑料三大专业市场,奠定了乐从“商贸之都”的赫赫威名。

  在时代的浪潮之下,很多旧日的痕迹都被一一抹去,但今天在乐从我们仍然依稀可辨其千年商业传奇留下的印记:例如“乐从”这一名字的来源;例如对应当年“六松圩”三、六、九的圩日,今天乐从仍然有一个三六九市场;再比如在今天乐从的村居,那些高大壮丽、又带着明显南洋风格的宗祠建筑、镬耳屋,仿佛在诉说着当年商业贸易带来的文化交往和繁荣富庶……

  这一切都在提醒着乐从人,万事万物都不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在面对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未来,除了要有融入新时代的知识与眼光,更要顺应时势的变迁、继承祖先的智慧、不忘商人的根本。

统筹:珠江商报记者王艳美

采写:珠江商报记者杨斯然

 

 
声明:未经珠江商报社授权或同意,不得转载本报新闻,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租房新规房东不得在合同期加租
容桂将新增一所非牟利性幼儿园
海归硕士入伍两年半捷报频传
顺德电子信息商会举办研讨会
技能人才校企对接洽谈会将举行
顺德出口家电企业可享检测优惠
技能晋升培训补贴取消户籍限制
顺德超速酒驾交通事故年降40%
顺德7项目入围志愿服务重点项目
小孩搭错公交车 司机帮助其返程
佛江高速佛山段工程昨破土动工
 
东湖霞色
大良老街
此花名叫鸡肉花
顺峰山公园荷花
白鸽展翅
 
星味挡不住,满店鱼飘香
凤城食都寻找顺德乡土味
坚守“顺德粥水火锅”的荣耀
特色美食搬上豪华盛宴
南国渔村传承传统美食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