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史坛“祭酒”的顺德人
来源:珠江商报  作者:  2013-01-13 11:20:10
 

  人物简介:

  全汉升(1912~2001)历史学家,教育家,著名的中国经济史研究专家。历任台湾中央研究院总干事及该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台湾大学经济系教授兼系主任、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新亚书院校长、新亚研究所所长、中央研究院院士。其论著范围的广阔、成绩的繁富,被称为“中国经济史领域第一人”。其学术研究专精博通兼顾, 学界认为“较早期国人在经济史方面堪与日本学界相抗衡者,或仅他一人而已”。哈佛大学教授杨联升亦推之为“经济史坛祭酒”。

  少年才俊,靠稿费读完大学

  全汉升先生于1912年11月19日生于顺德。1915年,顺德暴发百年罕见的特大水灾,水患绵延月余,灾民无数。就是在这场灾难中,3岁的全先生随家人迁居佛山。他最初就读佛山私塾,14岁到省城广州读书,15岁入读广州市第一中学,1931年19岁时毕业。不久,全先生考入国立北京大学史学系就读。

  扎实的知识功底和严谨的治学态度使全先生在学校很快崭露头角。然而,因为家境贫困,全先生随时面临辍学的可能。当时北大政治系教授陶希圣爱才心切,鼓励全先生为他所创办的《食货半月刊》写稿,然后为他开支稿费。查看全先生的论文目录,可发现他在大学三四年级期间(1934-1935),共发表8篇论文,其中6篇发表在《食货》上。 1934年,22岁的全汉升完成他人生的第一部专著《中国行会制度史》,陶希圣先生立即向新生命书局推荐出版。就这样,凭借着笔耕, 全先生大学三四年级的生活费用方有着落。后来,全先生每谈起陶先生的大德,便会感念不已。

  名师垂青,毕业即进入最高研究机构

  其实,在北大就读期间,爱惜全先生的名师主要有三位,除陶希圣教授外,还有史学系主任兼教授陈受颐、以及民国文化界大名鼎鼎的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兼史学系教授傅斯年。

  陶希圣先生当时在北大讲授中国社会经济史,全先生跨系修读,对这门学问极具兴趣,深感学它有很多新领域亟待开发,于是决定以此为终生志业,可以说,陶希圣先生是全先生的引路人。

  全先生所在的史学系主任陈受颐先生对全也是赞赏有加,曾推荐全先生的两篇习作《清末的“西学源出中国说”》及《清末反对西化的言论》在《岭南学报》刊出。有人评论《清末的“西学源出中国说”》一文是早期国人治晚清思想史者以“单一概念”作中心题旨的仅有的两种论著之一。傅斯年先生治学求博求深,教导学生认真搜罗史料,“动手动脚找材料”,不尚空言。这一务实求真的治学态度,日后则成为全先生一生的治学方针。

   1935年,全先生从北大史学系毕业。经陈受颐先生推荐,傅斯年先生拔尖,全先生进入当时民国最高的学术研究机关中央研究院,成为该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的助理员。当时,史语所内聚集了一批中国现代学术史上灿若星辰的学者,如陈寅恪、赵元任、罗常培、李方桂、李济、董作宾等。全先生投身其中,自是倍感机会之难得,从此潜心研究,与史语所结下终身不解之缘。

  三十而立,战火纷飞中频出扛鼎之作

  抗战期间,全先生随史语所辗转于湖南长沙、云南昆明及四川李庄,虽在纷飞战火中流离,但其学术造诣却日深。1941年晋升为助理研究员,1943年成为副研究员。

  这段时期,全先生研究兴趣集中唐、宋时期,兼及魏晋南北朝及元代。1944年,全先生在32岁之际完成人生第一部扛鼎大作—— 《唐宋帝国与运河》。在这本书里,他把运河的重要性,即运河的畅通与否和唐宋国运盛衰的关系,根据史实作生动的叙述。这一创作的学术价值,不仅在唐宋史研究上极为重要,即对于了解近代以前中国经济、军事、文化的发展,亦有莫大贡献。这本书被全先生的得意门生、历史学家王业健评为“千古不刊之作”。

  全先生在唐宋经济史上另一重大贡献,是他对于商业发展与都市化的研究。从1936年至1944年,他相继写出五篇论文,探研了杭州、汴梁、扬州和广州四个性质不同的城市的商业发展与都市化,尤其着眼于交通运输与国际贸易对都市发展的可能影响。

  可能因为对战时通货膨胀的切身体会,货币与物价变动从这时起成为全先生最感兴趣的研究课题,他也因之成为中国物价史的研究前驱。1942年,全先生30岁所撰的《宋末的通货膨胀及其对于物价的影响》一文发表于《史语所集刊》,备受学界赞誉。东北史及宋辽金史名家金毓黻先生阅后,于其日记中评价此文“颇致研几之功”,“盖南宋末年史料极为缺乏,全君于宋人文集搜讨至勤,苟有片言只字亦必具录,以成此篇,可谓难矣”。第二年正月金毓黻在致傅斯年先生的信函中谓全先生“治学之劬,近所罕见。”

  同在1942年,全先生另一篇发表于《史语所集刊》的长文《中古自然经济》,迄今为止仍是研究魏晋至唐中叶中国货币演变的最重要论著。中国物价的历史研究,因史料缺乏及过去币制与度量衡不统一而不易展开,唯有全先生仍作出可观成绩。学者评价说:“吾人对民前千余年间物价变动有一概略认识,先生实厥功至伟;其于此一领域之卓越成就,亦非他人所能企及。” 全先生的学术建树诚如夫子所说“三十而立”。查其论著目录,他在30至40岁之间,共有论文35篇,专著2部。其中,这段时间较有分量的2部专著及10篇论文都是在抗战时期完成。当时,为避战火,他随史语所同仁奔波辗转于湖南、云南和四川,离乱之中仍能力作频出,由此,全先生对学术的执著与投入可见一斑。

  三度赴美,学术境界层层深入

  纵观全先生的学术人生,三次赴美访学的经历成为促使他学术研究层层深入的契机。

   1944年10月,在史语所所长傅斯年及社科所所长陶孟和两位先生的促成下,全先生获得前往美国哈佛、哥伦比亚及芝加哥三所著名学府进修的机会。这期间,他从游于厄什( Usher)、纳夫( Nef) 等西方经济史大师之间,汲取国外经济史学界的新观念及新方法,并与西方经济史家建立起联系,奠下日后学术交流的基础。

  从积贫积弱的祖国来到先进富庶的美国,全先生心灵所受的震动可想而知。 这一时期,他深受纳夫《英国煤矿工业之崛兴》一书的启发,运用工业区位理论,从煤的运输成本出发,说明煤矿资源对工业区位决定关系至巨,籍此探讨中国近代工业化成绩何以迟缓而乏善可陈的重要历史课题。

   1947年全先生从美国回到南京。从1948年起,他关于中国近代工业化的论著便频频刊发。研究成果中,有关汉阳铁厂及汉冶萍公司、江南制造局、甲午战前中国工业化等论著,俱为力作。

   1955年,全先生重访哈佛大学。这一时期,他受芝加哥大学经济史教授汉密尔顿(EarlJ.Hamilton)的论著《1501-1650年美洲白银与西班牙的物价革命》的启迪,开始探研明清以还东西经济的交流互动,尤其着力于美洲白银流入对中国财政与经济生活的影响这一课题。他发现17世纪末至18世纪结束百年间,粮价及物价呈现长期上升趋势,而这其实与当时美洲白银的大量进口息息相关。这一项研究的代表作是《美洲白银与十八世纪中国物价革命的关系》。几十年后,德国学者弗兰克把全汉升的这个观点推至极致,写成《白银资本》一书,认为明清时期的中国是当时世界的核心,这一“后殖民主义”观点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

   1961年,全先生第三度赴美研究,以两年时间访问芝加哥、西雅图华盛顿及哈佛三大学,在此间得阅1903-1909年在美国克里夫兰出版的55巨册《1493-1898年的菲律宾群岛》这一重要史料。日后他从中、菲、西班牙商贸互动来分析论证美洲白银与中国丝货贸易,就是以此为契机。通过这套书提供的史料,全先生推论出西班牙占领菲律宾群岛后输往中国的银货数量大致多少,由此填补了以往中国文献记载的空白。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探研明中叶以还中、日、萄、荷的贸易关系及金银比价诸问题,由此发为累积效应,取得累累硕果。

  学术成就,“经济史坛推祭酒”

  全先生治学六十年来,著作弘富,上自魏晋以至抗战前夕,绵长辽阔,成就主要体现在唐宋经济史、货币经济、物价史及中国近代工业化研究上。经初步统计,共有专著9部、论文115篇、书评10篇、杂著5部。全先生这些著作于史料广征博引,于分析细针密线。其学术见解及成就,深受学界同道重视推崇。有学者评价说,日本学人研究中国史,成绩以经济史等三个领域最为显著,而较早期国人在经济史方面堪与日本学界相抗衡者,或仅全先生一人而已。

  全先生在经济史学界的地位,海内外学界的评价是“以一己之力为中国经济史研究带动新风气,开拓新视野,并提升研究水平,极尽筚路篮缕、拓荒发轫之功”。哈佛大学杨联升教授曾用一首诗概括了全先生一生的学术贡献:“妙年唐宋追中古,壮岁明清迈等伦。经济史坛推祭酒,雄才硕学两超群。”

  家风绵长,治学之风泽后世

  关于全先生个人及家庭的情况,各种资料甚少提及。从有限的资料中,只知先生为顺德人,其夫人名黄蕙芳,广东新会人,1938年嫁给先生,鸿案相庄,勤俭持家。他们夫妇育有二子:任洪、任重。任洪,是科罗拉多大学博士,为休斯敦 United Space Alliance工程师;媳陈慈玉,东京大学博士,为台湾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任重,加州大学博士,任台湾清华大学数学系教授;媳郭蕙芳,加州大学博士,执教台湾中原大学数学系。全先生有孙三人:若望、明道、明远;孙女一:心梅;孙媳詹欣玲。若望、欣玲,俱为美国 Baylor 医学博士,现在美国业医。可谓孝子贤孙,皆善绍家风。 

  轶事

  性格“木讷寡言”

  据全先生的同事及学生写文章回忆,全先生自23岁进入史语所后,就遵照傅斯年所长“闭门读书”的指示,养成习惯,求学孜孜不息,以研撰经济史论著为一生的志业与嗜好,由此给人木纳寡言、冷漠和不通世务的印象。

  全先生的同事石璋如在日记中记载,1935年7月底他抵南京,与那廉君、全汉升、丁声树等同住。“丁、那两先生住在大房子里,全汉升先生不住大房子,因为住大房子,晚上聊天不易入睡,他又在用功背英文字典,所以独居在大房子旁边的小房子。”

  事实上,全汉升先生并非冷漠之人,他多位至今已成为史学界名家的学生在回忆中都谈到老师对他们的拳拳关爱之举。其中,台湾中正大学雷家骥先生在访谈中提到,全先生因爱其才,全力为他争取到赴加拿大的博士奖学金(后因种种原因雷没有赴加)。后来,雷的太太黄淑梅因在论文中用到货币理论,被全先生赏识,当全先生从香港返台参加院士会议时,全无先生架子,主动约见黄淑梅,见后始知她是学生雷家骥的太太,从此,全先生返台常常会约他们夫妇喝茶吃饭。

  由此可见,全先生实非冷漠和不通世故之人。

  名词解释

  祭酒:汉魏以后官名。汉代有博士祭酒为博士之首,西晋改设国子祭酒为国子学之长,隋唐以后称国子监祭酒,为国子监的主管官。清末始废。后亦以泛称文坛﹑艺坛或学术界﹑文化界的首脑人物。

  本文参考文章:

  王业健:《全汉升在中国经济史研究上的重要贡献》

  何汉威:《全汉升与中国经济史研究》

  胡汉辉:《现代学林点将录·正榜头领之五十二:地轴星轰天雷凌振全汉升》

  梁捷:《经济史坛推祭酒,全汉升与中国经济史》

  林静薇:《国立中正大学雷家骥先生访谈回忆录》

 
声明:未经珠江商报社授权或同意,不得转载本报新闻,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相关新闻
 
 

 

 

 
顺德法院探索建设法官工作室
北滘去年查处假冒食用油12宗
南方少儿电视台顺德成立艺术团
容桂突出贡献奖你也可以投票
陈村镇镇委昨日召开工作会议
多种优势叠加期龙江将打特色牌
顺德新城北部三个"控规"公示
容桂多部门联合强拆违建厂房
残疾人服务将个性化、人性化
罗定邦中学举行奖教奖学金大会
大良慈善会将推出多项公益项目
 
凤岭公园路灯靓了
奇趣晒腊肠
顺峰山湖畔美景
浪漫的夫妻俩
百蕙新村爆水管
 
坚守“顺德粥水火锅”的荣耀
特色美食搬上豪华盛宴
南国渔村传承传统美食特色
潮菜的乡土与细致
探秘“太子十二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