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额惊艳—探寻还金井、龙船厅
来源:珠江商报  作者:  2012-12-16 10:38:12
 

  先有羊额,后有伦教。始建于南宋的羊额村是伦教最早成陆地的地方,顺德第一个书院就诞生在羊额,如今伴随着时代发展,在羊额的古老痕迹越来越少了。与羊额有名的私家花园鸣石花园相比,或许有的羊额人也未必知道还金井和龙船厅。它们隐藏在鱼塘边和蜿蜒巷子里,周围荒草萋萋,斑驳的墙身、断裂的青石板、风化的屋檐灰塑残存着,似乎告诉着人们它们也有一个不逊色的过去。

  在一个冷风袭来的下午,记者来到了羊额。羊额位于伦教的西北部,距离大良十多公里,明清时与大良堡、伦教堡并列顺德40堡之一,建有成片青砖的镬耳屋。羊额狭长的公路旁边建立了一个又一个工厂,有的古老民房还成了简易工厂,越来越多的外乡人租住在那些民宅生活,流动人口已经比常住人口多好几千人了。这些古迹在使用中渐渐破旧,工业的痕迹正取代着昔日羊额的田园风光,古迹也在这过程中越来越渺无踪迹。

  还金井:桃花依旧,人面全非

  天空依旧阴沉,同行的是顺德羊额何氏宗亲联谊会理事长何兆康。羊额曾经产生过很多文武进士和举人,何姓为其中的旺姓。73岁的何伯行动利索,与几个何姓族人领着记者穿过一条普通街巷,看隐藏在老民宅内的还金井。

  羊额村的不少老民宅已经破损不堪了,但红砂岩的石落和窗沿颜色如初,白色蚬壳灰牢牢粘住青砖,几乎一点儿缝隙也没有。据了解,羊额保留下来外形比较好的老宅仅有十多间,因为屋主移民或搬去外地,老宅大多数交给亲戚出租出去了。

  何伯一边走着一边轻轻地摸着老宅的青色外墙,喃喃道:“巷子里的这几间老宅是大户人家的老宅,起码有200年历史,可以追溯到清朝。做一间这样的老宅要好几年……”

  在巷子的中部向左拐,便看到一间大气的老民宅。何伯告诉记者,还金井就藏于此屋,现在一卢姓人家居住在这里。打开厚实的木门,映入眼帘的是与楼等高的旧物,还金井在哪里呢?何伯麻利地拎起几袋旧书,搬开周围的杂物,便看到一口井。井口镶嵌着用钢铁做成的盖,上面还有一个压水器。

  何伯说,羊额以前又称南华镇,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井,并且多数不少于一口井。以前的村民食用井水 ,现多用井水浇花、拖地,还金井也不例外。因为还金井井深超过4米,一条长竹竿也探不到底,何伯打消了把压水管拉上来的念头,只能在还金井的周围不停拍照。

  还金美谈至今传诵

  为什么这口井叫作还金井呢?这其中有什么缘故吗?何伯告诉记者,还金井是明末清初羊额一位大儒何绛家里的一口井,宗族内还流传着何绛诚信还金的美谈。

  何绛字不偕,号孟门,羊额人,是北田五子之一,诗名仅次于陈恭尹,著有《不去庐集》《皇明纪略》。他号称北田五子之首,世人有时尊称他为何北田。他的同胞哥哥何衡同是羊额的大儒,同为北田五子。早年何绛的同族叔叔在乡间办学,才华出众的他经常当代课老师,在课堂上高谈阔论,见解独到,学生们都很爱听他的课。晚年隐居乡间,常为乡里们排纷解扰,以贤、智信服于家庭和宗族。

  何伯说,何绛是一个耿直守信的大儒。曾经有一个福建朋友来粤经商,因动乱路途不便,便将三百两金子寄存在他那里,朋友一走便是20年。期间何绛经历了丧子之痛,年老、孤独、贫困地住在一间破屋子里。突然有一天,那个福建朋友的儿子到访,提及当年其父寄存的金子,何绛二话不说,将他带到屋外的一口水井旁,指着井底说,“就在这里,你自己去取吧。”朋友之子取出来一看,当年其父在金子上留下的封条还纹丝未动。

  从此何绛还金的故事被当作美谈,记录在史书中被一直传诵。为了表扬何绛对朋友的忠诚,乡亲们把这口井命名为“还金井”,并将这三个字刻在井台上历久不废。

  龙船厅:众里寻他千百度

  从还金井走出来,绕进了另一条巷子里,踩着软软的泥土,七弯八拐便看到了矗立在鱼塘边的龙船厅。站在鱼塘的一边往对面望去,郁郁葱葱的大树遮掩了部分的墙体,横生的野草爬上墙壁,窗户已经破损了,有的玻璃已经掉落,屋顶上长满了杂草。

  何伯告诉记者,龙船厅是何陆生的祖居,整个房子像一艘龙船,故称龙船厅。从进士里往里走,大概一百米才走到龙船厅的正门。“何陆生是羊额四大财主之一,龙船厅两边的房子都是何陆生家的祖业。他从事绸缎生意,自己生产绸缎也外购其他布料。他在广州十三行、上海也有店铺,听说十三行的店铺还用钩扯绳拉货上楼呢。”何伯说起宗族里的人,如数家珍。

  民国初,顺德蚕丝业兴旺,伦教羊额的手工业和商业也随之兴旺,成为远近驰名的织纱织绸的重地,人们在河涌两岸建屋盖瓦,对外交流频繁,热闹非凡。由于战乱,何陆生的生意渐渐没落,解放前他的后人便已外迁,其后人多在广州、上海、美国生活,甚少回羊额了。龙船厅现已被拆分成小单间出租给外乡人。它的命运和沉睡一角的南亨园、重修翻新的鸣石花园迥异,但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民国大宅的种种境况,让人不禁慨叹。听说不少羊额的年轻一代甚至不知道立在鱼塘边的老房子便是过去辉煌的龙船厅。何伯吸了一口烟,吞吐着烟雾,缓缓地说,“有的财主的住宅已经拆除变成幼儿园了。看到这些有历史意义的民宅变残破被拆除,我觉得很遗憾。真的希望各方出力,像修葺鸣石花园那样把这些古宅修葺好,保护好羊额的古迹。让其他人看到更多的羊额景点。”

  记者手记:

  初到羊额便看到一条条纵横的河涌,虽然运输功能已经退化了,但水仍然不算浑浊。说起羊额河涌,精神矍铄的何伯拉开了话匣子。他一边在桌子上比划一边滔滔不绝地说起了羊额的水闸以及自己对治理河涌的解决方法,还时不时和身边的老人家回忆起过去羊额的节制闸。看着老人们兴高采烈、手舞足蹈地讨论他们认为的大事情,猛地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没想到耄耋之年的他们对自己身边的事情如此上心,为建设好自己的村庄出谋划策,为保护村落古迹而奔走,果真是一群可爱的老人家。

  临走前,何伯还不忘拿着在还金井附近巷子捡到的一块刻着字的石头回家,说要仔细查阅家里的资料,找找这块石头的历史渊源呢。

 
声明:未经珠江商报社授权或同意,不得转载本报新闻,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办理顺德市民卡不受户籍限制
香港杏坛同乡会连续15年省亲
区环运局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
2013年职称外语考试接受报名
新闻在纸上,我们就在路上
伦教昨日再添一个儿童书阁
占用公共用地 业主自拆违建
想当家政员可以免费参加培训
陈村集中销毁700多箱烟花爆竹
“十九楼”起火原因已经查明
顺德区防艾工作委员会走进校园
 
天空下的照明灯
凤城之殇
北滘林头村送军
司“空”见惯
不和谐的石头
 
南国渔村传承传统美食特色
潮菜的乡土与细致
探秘“太子十二味”
浪漫在“今典故事”
均安还有这样的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