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碧江名点:鹅油酥饼
来源:珠江商报  作者:文/图  2012-12-04 16:31:13
 

  文/图禹戈

  马峰海上叩禅关,豆树蝇花相对闲。夜半鸡声闻隔岸,短蓬孤月访僧还。

  马峰全称上马峰,碧江古代的一座小山名,原在古村东北面约甘境坊附近,临近河边,与南面的下马峰相对应,二山早已成为平地。上马峰曾在清初建有碧云寺,周围树木葱茏,为一方名刹。诗人月夜乘舟来到上马峰下,登山叩访碧云寺,与僧人对坐着谈禅。一灯如豆,不觉鸡鸣方别,又趁月色乘着小艇返回家去。

  古时碧江宗教信仰很普遍,仅佛寺和庵堂就有多处,虽然如今村里的寺观基本上都已烟消云散,但敬神拜佛的传统还在。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村里的善男信女们素餐礼佛、行善放生、远赴名山进香比比皆是,只不过作为一种精神寄托,认为慈善积德,福有攸归,所以他们往往不分佛道儒,真个满天神佛,顶礼便拜,还自发恢复了“斋堂”这类的松散型组织。

  禹戈步韵:

  诵经朝圣赴名山,买鲤放生涌口还。善信斋堂香篆绕,不分佛道岂缘悭。

  木船三路各停桡,猪囝笼归灞岸挑。北道未开龙眼厂,荔枝红满德云桥。

  桡:划艇用的木桨。猪囝:猪仔,即猪苗。

  来自东西南北的河涌在这里汇合,形成了碧江“三圩六市”中最旺的德云圩。趁圩的人群熙熙攘攘,士农工商,兼集各行各业。经水路来的才放下木桨,早到的陆上居民,已肩挑着刚刚买来的猪仔赶回家去。墟市旁边的白石拱桥德云桥是乡中一道胜景,此时,北道那边的龙眼厂(龙眼果专业集市)尚未开张,这边,较龙眼早熟的荔枝已摆满了德云桥。

  20世纪90年代,德云圩易地建成德云市场,原来的圩市改作德云公园,几条河涌也全被覆盖铺成水泥大道。涌边一株古老的大叶榕,从此失去了影水横斜盘根驳岸的景致。乡亲们舍不得那座200年前重建的德云桥,但如果要原地保留,那石桥就成了路障。怎么办呢?最终还是请来古建筑专家,把白石拱桥的构件编号后拆卸下来,移至民乐公园重新砌筑在碧湖上,并特意在桥的两端筑了柳堤,使这古桥变得妩媚了许多。

  禹戈步韵:

  盖涌成路汽车飙,百岁老榕幸未雕。圩市乔迁生意好,碧湖柳影德云桥。

  无酒煎茶兴未枯,市头袖饼出红炉。自来牛乳称佳品,不及名传塞上酥。

  市头:街市。袖饼:把热气腾腾刚出炉的饼点放在衣袖里。

  昔日碧江多茶商,酒庄也曾经同时拥有3家,所以乡人素有饮酒和品茗的传统。而老字号昌隆饼家的鹅油酥饼以及农家自制的牛乳更是远近驰名的碧江特色小食,据说清末民初时就曾远销到东南亚。

  现代碧江人的茶酒消费有增无减,早餐和夜宵的“生滚粥”往往座无虚席。牛乳的品牌虽已不及大良金榜,但生炒禾虫、禽渠粥等等新的特色美食,更吸引着来自城乡各地的食客。

  禹戈步韵:

  斟酒冲茶兴未枯,瓦煲靓粥出红炉。谁嗟牛乳输金榜,席上禾虫胜鳜鲈。

  青云路口朔风高,五石堂前斗酒豪。要识纸鸢谁第一,银牌丝线赠儿曹。

  青云路通往下村,路旁建有供奉造纸祖师爷的蔡伦庙,庙边有五块天然的大石,故又名五石堂。纸鸢即风筝。北风乍起,造纸师傅们聚在五石堂前斗着饮酒,孩子们则趁着北风在这里玩“界鹞”(音,方言“锯”为“界”,风筝称“纸鹞”。两只或以上的风筝放到天上,让风筝线交搭起来互相摩擦,线被“锯”断者为输。)斗酒的大人们看得高兴,把一排排丝线奖给“界鹞”得胜的小孩。

  如今上下村一带建成了碧江工业区和员工村。青云路与五石堂虽已无迹可寻,但每到农历年底,这里的工厂老板都与外地员工一起按本地习俗,集体“团年”,外工们也即将带着一年的收获赶回家乡度岁,所以场面十分热闹。禹戈步韵:员工村里笑声噪,春节还乡计路遥,业务一年相托赖,劳资共庆倾醇醪。

  年年金粟作吟坛,夜夜归来漏欲残。笑问儿夫寻好句,谁怜风雪一身寒!

  金粟寺始建于明代,前有“金粟古道”闸门楼与石板路,寺旁有一株古老的楸枫树,原在民乐公园南端、大岗头北麓下。这里不仅是礼佛诵经的清静地,也是乡中诗友雅集的好去处,每年都设坛吟咏。诗中以一位家庭妇女的口吻诉说:丈夫和儿子老是去金粟寺吟诗作对,经常深夜才回家。到底写出了什么好诗句呢?谁可怜我一人冷冷清清地呆在家里呵!

  古寺早已烟消,古代的吟坛也已经云散,但如今碧江又有一群包括老、中、青、少的热心者在写诗,已刊印过多期《颐园》诗集,而且还在学校推广诗教,更把一些诗词新作刻上石板,嵌在民乐公园南端的围墙内,名曰诗廊,这一切,都不失为传承历史文化遗产的行为。

  凡对古典诗词有所涉猎或到过黄鹤楼下那座“掷笔亭”的人都会听过这个典故:诗仙李白游览黄鹤楼,当然诗兴大发,但当读到崔灏所题那首“昔人已乘黄鹤去”的千古绝唱时,不禁惊叹道:“眼前有景道不得,崔灏有诗在上头。”遂掷笔而去。诗仙尚且如此,今天碧江的诗词爱好者可知道:“诗廊”这里恰恰正是200多年前就已经“年年作吟坛”的金粟古寺的所在地,而且起码还有苏鹤先生的24首诗存在,这就需要我们多下点工夫了。

  禹戈步韵:

  碧江又见筑诗坛,结集《颐园》句句刊。格律时兴中小学,仄平顿作新潮看。

  设囮放犬大岗阴,日午荒闻野鬼吟。闻说瘗香成鬼物,夜阑出没绕人襟。

  囮:捕鸟时用来引诱同类鸟的鸟。大岗阴:大岗头的北面。瘗:埋葬,瘗香指美女尸骨。

  古时金粟寺旁边设有“义庄”并建“孤魂亭”,乃乡中慈善机构用来安葬无主遗尸以让孤魂野鬼安息的地方。除了那棵古老的楸枫外,此地三面杂木丛生,阴翳蔽日,因此以“金粟浓荫”之名列为碧江一景,但一旦与义庄和孤魂亭联系上,就显得阴森可怕了。恐怖到什么程度呢?苏鹤先生没有直说,但通过这短短的四句诗,我们可以想象:这里平日人迹罕至,鸟兽经常出没,吸引着猎人。可白天到此捕鸟打猎的大胆汉子也觉得风声鹤唳,似乎听到日午鬼哭,继而想起那关于夜间女鬼缠人的传闻,更是毛骨悚然了。

  如今,这里已变成一条宽阔的马路,直通碧江中学和碧桂园西苑,路旁花木扶疏,入夜则路灯璀璨。车水马龙,彩旗招展,早已扫尽昔日的荒凉。

  禹戈步韵:

  通衢阔道大岗阴,花木葱茏喜雨霖,西苑车龙流水过,碧江中学校园深。

  南北山头多鬼风,鬼风吹纸入云中。劝郎一一勤收拾,且待明朝见日红!

  古时碧江地势山岗起伏,受空气环流影响,经常形成旋转风,但极少发生龙卷风那样的灾害性天气,这种威力不太大的旋转风被乡人们称为“鬼转风”或“鬼风”。

  旋风往往把造纸作坊晾晒的纸张卷到天上,在旁人看来,五彩缤纷的纸张漫天飞舞,随风卷入云中,煞是一景。但实际上却急坏了纸坊老板,忙坏了晒纸的工人。老碧江当然能体会鬼风给纸坊造成的损失,所以苏鹤先生没有去形象地描写旋风卷纸的壮观,只是实实在在地写道:劝郎一一勤收拾,且待明朝见日红!

  作为二十四咏中压轴的一首,我总觉得这诗句中还带着点谶语的味道。苏鹤先生生活的年代,经济、文化的舶来品已开始进入广东,粤人称洋人为“番鬼”,诗人是否借“鬼风吹纸”隐喻:只要勤于收拾整理,中华传统文化以及家乡的文化特色,总会重放光芒的!不错,经历了200多年的沧桑后,经过近年的努力,家乡又戴上了“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的桂冠。

  禹戈步韵:

  文化名村承古风,适时发展业兴隆。遗珍一一重修复,再现精华映日红。

 
声明:未经珠江商报社授权或同意,不得转载本报新闻,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相关新闻
 
 

 

 

 
38位顺德企业家谈2012年度发展
伦教:全国首个多功能珠宝小镇
格兰仕高端滚筒洗衣机降至千元
女婴持续患病辗转求医不知病因
乐从再投500万元装修桂凤中学
勒流宝城路提升工程本月完工
顺德慈善管理培训开班为期5天
“金沙人家”换房业主收入伙礼
顺德赴京揽才引起30家媒体关注
英德扶贫对象被蛇伤顺德免费治
圣诞折扣月将至赴港扫货客渐多
 
黄叶在秋风中漂落
民间高手与墙过招
保安闲暇时也习武
一步一重担
像心跳般起伏的路
 
南国渔村传承传统美食特色
潮菜的乡土与细致
探秘“太子十二味”
浪漫在“今典故事”
均安还有这样的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