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时北滘碧江曾有“谷埠”美名
来源:珠江商报  作者:  2012-11-25 11:18:45
 

  古诗里的碧江旧影

  ■编者按

  《碧江廿四咏》诗卷是19世纪初碧江一位草根诗人苏鹤先生描绘家乡人文风物的24首诗,“竹枝词”体的诗句通俗易懂,民俗气息很浓,是一份珍贵的乡土文献,最难得的是,苏鹤先生的这些诗句为碧江记录下很多早已消失了的事物。碧江出生的顺德文史学者禹戈先生根据他过去的记忆和对史料的考据,将苏鹤诗中的碧江旧影一一还原,并据今日变化步古诗原韵唱和一首,此举堪称两位碧江文人时隔200年后的隔空对话。禹戈先生所和的24首诗,将成为《新碧江廿四咏》存留在碧江历史中。

  圣水家家汲取多,纸灯郎买放清波,不知今夕灯还焰?流到天边照渡河。

  七夕是我国的一个传统节日,缘于牛郎织女的美丽传说,各地民间风俗又赋予这个节日丰富的地方色彩。在广府地区,汲取圣水、乞巧、放水灯是七夕的重头戏。每年农历七月七日的子夜,人们纷纷把河水取回家中储存,谓此水经年不腐,甚至可以治病,故名为圣水;乞巧是姑娘们在节日里大展身手的时机,她们精心制作一些小巧的微型工艺品来拜敬七姐,并展示自己的才艺,又在七夕当晚对着微弱的星光穿针引线,如果穿得顺利,就意味着七姐已将灵巧和蜜运赐给了自己;放水灯是用蜡纸折叠成各色各样的小船,上面点上蜡烛或油灯,七夕当晚,情侣双双把水灯放到河涌随水漂流,让水灯流到天边,好照着“银汉迢迢暗渡”的织女和牛郎。看那河涌上的灯影波光逐渐远去,又有上游漂下的补上,殊为一景。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近年来七夕文化逐渐复苏,今年七夕,清晖园就再现了乞巧习俗的场景。但由于现代生活节奏的改变,更多当代年青人仅仅将其视为中国传统的一个情人节。不过这也没错,苏鹤先生200多年前写下的这首诗,后三句不都是情侣间的卿卿我我吗?

  禹戈步韵:

  七夕今宵情侣歌,空流圣水自扬波。“非遗”尚喜有传脉,且到清晖细琢磨。

  尺九庙前江水清,尺九庙边山月明。妾似月明郎似水,年年水月照侬情。

  尺九庙原址在今新涌水闸附近,即碧江工业区内赤霞山(下村岗)北麓的临江悬崖上。整座庙宇仅是一个高、宽、深各一尺九寸的小石窟,里面供奉着天后娘娘。为方便信众参拜,石窟下方还凿出一个二三平方米的平台,有石级通至崖下。这小得罕见的微型庙宇神灵可大,不仅有四乡的香客前来祈福,过往船家亦必靠岸上香。尺九庙何以建得这么小呢?传说古时一位赴考的举子(一说过路的商人)到此遇上狂风骇浪,求天后娘娘保佑,并许愿若能脱险,就在这里建造一座“一箭之地”的庙宇来供奉娘娘。天后娘娘也真灵验,一下子止住了风浪。事后举子金榜题名,派了书童带着银子到此建庙还愿,那书童卖了个关子,按照一根羽箭的长度,请石匠在崖上凿建出这座微型小庙来,然后把余下银子挥霍掉了。后来主人回乡省亲又路过这里,找了半天也不见有什么天后庙,叫来书童一问,才知这一尺九寸见方的石窟里供奉的正是天后娘娘。“一箭之地是老爷亲口说的,小人已依足尺寸了!”老爷拿书童没办法,只好罚这小子就此留下当庙祝,想不到那书童做了庙祝公后,居然打理出一个名胜来。

  其实,当年这里的江面水阔流急,山崖上的尺九庙正好成了一座航标,庙前的香烛指示着船家夜航,所以船家都十分信奉这里的天后娘娘,而这里藏风聚气,于是又吸引着附近的陆上居民,香火鼎盛之余,还是情侣惜别的去处,成了碧江的一道胜景。后来历代重修和扩建附属建筑,都没有扩大石窟和平台,只在石窟的楣额上加刻了“尺九古庙”四字。禹戈步韵:

  此地依然江水清,此地依然山月明,尺九虽微多佚事,何妨重建继乡情。

  千顷烟波业有余,鹅屯蓑浦任移居,晚晴晒网文昌渡,村里黄昏唤卖鱼。

  文昌渡即四方文阁的渡口,在碧江大桥下。石壁水道、陈村水道、沙湾水道在这里交汇,来往广州、西江、香山沙田的船只都在这里“寄水”(稍作停泊等候潮汐转流继续航行),集结成一个繁荣的内河运输中途港。这里水流复杂、航道惊险、船只又多,自古就有“四方磨”之称,大概是形容其“难转”吧。而在这里摆渡也很特别,因为要顾及碧江、陈村勒竹以及番禺3岸,渡船要穿梭于3岸之间,故亦称三角渡。从前,夜幕降临后,呼渡声以及船家吆喝声、咸水歌声往往随着东风传进静谧的古村内。东岸原有一座直伸向江心的小石山,名为鳌峰,碧江人在鳌峰上建起文魁阁,新中国成立后,文魁阁被利用作航标站。

  苏鹤先生没有写往来的寄水船家、没有写三角横水渡,作为一位文人,也没有写文魁阁,却把笔墨全放到疍户渔民的生活上。早在清乾隆年间碧江的乡规民约中,就有不得睥睨以及欺压疍家的明文规定,苏鹤先生的此诗正反映出这个传统,但他也许想不到,200年后的今天,疍户渔民都早已上岸定居啦,而他所咏的文昌渡口,已是国道和轻轨双桥并肩而架,掠过了当年疍户停船、晒网和卖鱼的古渡和古村。

  禹戈步韵:

  辞却烟波尚卖鱼,登楼上岸早安居,双桥飞架文昌渡,轻轨风驰过旧墟。

  慈菰下种叶纤纤,刈稻郎催伙伴添,踏竹溪头生计好,阿姨十五学腰镰。

  “踏竹溪头”指踩制纸浆。白露节令种下的慈菇刚刚长出嫩叶,晚造水稻成熟了,造纸工人们又停下纸坊里的工作,纷纷回家下田收割,但这时纸坊的生意业务十分兴旺,腌笋抄纸的活儿不能歇得太久,经不住纸坊老板的催促,纸工家里那位年方15的小姨子也别着镰刀学割禾去了,好一派亦工亦农的繁忙景象。时过境迁,如今社区里的青年后生,已十分懂得生活,呼群结队是为了组织自驾游,而十五六岁的姑娘,可能连稻米是如何长出来的也未必知道,就别说腰插镰刀去割禾了,稍长,她们就会去瘦身纤腰啦。禹戈步韵:

  减肥少妇盼腰纤,自驾车游驴友添。厂铺曾经商海浪,偷闲不再问油盐。

  昆岗沙口渡平阳,艇子招摇送客忙。问客买花还买竹?竹场四面卖花香。

  昆岗即珠江包装品厂内的小山,明清两代山上设县级军事机构名“昆岗汛”,山下有聚龙沙古渡口连驳陈村。这一带也曾是兴旺的粮米加工集散地,古称“谷埠”,稻谷从沙田产地运来,加工成粮米后再远销省内各地。同时,这里也是一个很大的竹木市场,从北江、西江顺流而下的竹木原材,一排一排的几乎拥堵了整个江面。来自陈村的花农亦常到这里卖花,横水渡和街艇穿梭在昆岗下的聚龙沙渡口上,繁忙地接送往来客商。好一句“问客买花还买竹?竹场四面卖花香。”道出了水灵灵的市井风情。

  在碧江人的悉心爱护下,20世纪后期,昆岗丛林中栖息着万千只野生鹭鸟,这些鹭鸟俗称“夜游”,亦叫灰鹤,每当黄昏,鹭鸟开始在岗顶上往返飞翔,蔚为壮观,故曾以“昆岗鹤返”之名列为“北滘十二景”之一。由于掠过山边的太澳高速公路通车,这些鹭鸟近年来已另择木而栖了。取代以前这些市场风情和自然景观的,是近年来陆续开张的几家品牌汽车经销店以及白云机场候机点。

  禹戈步韵:昆岗鹤去剩斜阳,高速车龙太澳忙,客要买花弼滘近,名村此站是碧江。

  猪头牛鼻隔湾溪,听尽频婆水拍堤。拨棹送郎新路口,半楼残蜡月沉西。

  猪头:指猪头岗,即珠浮岗,已被高速公路碧江收费站的匝道所包围,现仍保留着山顶上的炮楼。牛鼻:牛头岗(今碧江中学内的小山)。昔日弯弯曲曲的河涌贯穿两山之间,从村内往西通到聚龙沙附近的新路口。频婆:即凤眼果,这种果树干粗叶大,也是碧江昔日的特产之一。月夜弄桨送客,穿行于频婆树夹岸的河涌里,月色下听着水声拍堤,好一番古典诗意。不过如今接送客人就便捷多了,从碧江到广州南站不外十多分钟车程,往白云机场更有机场快巴在碧江恭候。虽然失去了月影波光水拍岸以及桨声欸乃的情调,但今天碧江的夜景和交通之方便,200年前的诗人是无法想象的。

  禹戈步韵:

  驱车送客路灯辉,排档夜宵香味迷,莫为航班急急赶,机场快巴候村西。

  大图:村心涵碧洞前的一河两岸。拍摄于20世纪80年代,当时河涌尚未被填,但两岸石街和木桥已改作水泥结构。小图:近日摄于同一地点。河面已变成马路,树木遮住了镬耳大屋,早晚间大路两旁泊满了街坊们的私家车。

 
声明:未经珠江商报社授权或同意,不得转载本报新闻,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学生在企业学习大学帮企业解困
均安召开教育综合改革研讨会
伦教昨晚举办18岁成人礼晚会
微博控忙“刷屏” 爱车险丢失
我市五区青菜 顺德价格最低
五区游客昨冒雨 登佛山第一峰
勒流南水村举办敬老筹款晚宴
杏坛升级主干道一河两岸景观带
三位顺德籍香港书画家回乡办展
容桂两新党组织学习十八大精神
广珠西线三期将于春节前通车
 
缺失的“身躯”
失常的行人绿灯
看你还敢违章不?
身边的大自然牧场
另类的风景线
 
南国渔村传承传统美食特色
潮菜的乡土与细致
探秘“太子十二味”
浪漫在“今典故事”
均安还有这样的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