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五月风俗文化解读
来源:珠江商报  作者:  2012-07-02 13:20:02
 

  凤凰花开红满天 ——农历五月风俗文化解读

  凤凰花开的农历五月,水乡各处的河涌、祠堂、古庙渐渐活跃起来。人们扫庭院、悬艾叶、挂菖蒲、祭神灵、起龙舟。

  从小河深处不时传来的咚咚锣鼓声宣告着一个漫长沉闷夏季的不速自至。人们心怀惴惴地四处张望,因为,自古以来五月都是个让人欲避难藏的月份,到处都充满着隐患、禁忌、传闻和风俗,令五月一直背负着“恶月”的不祥身份,也因此令五月多了份避之不及,唯恐不匆匆远去的复杂感。

  不过,透过各种表象,我们却能发现自然现象与文化心理彼此在长期互动中微妙而有趣的坚守与折中,我们又从各种不断转换的习俗和淡化甚至消亡的禁忌中见出人们对自然、困惑、不解、未来等充满智慧的应对手法,乐观淡定的文化心态和化繁为简的世俗手段,读出人们在漫长的岁月里渐渐从恐慌到淡然,从困惑到释然,也从远离到亲近,从摒弃到运用的演变和递进,更在进退取舍,领悟提炼中坚守和实现着天人合一的淳朴理念,随他们一道最终在锣鼓喧天、围坐大嚼中一起走出五月暴雨与急风带来的心理阴霾,并撑出一叶小舟,拨开绿柳垂条,细细欣赏夏日五月那纷至沓来的满目缤纷。

  一

  中国古代大多数传统节日最早都源于规避不详,尤其是日月相重的单数日子,如正月初一源于远避年怪,三月初三修契除秽,七月初七本来最浪漫,但王母娘娘横插一刀,却让这个最朴素的传说变得伤感无比,虽然,我们都基本上无法说清王母娘娘是何方神圣,但她那狰狞的面目却成为每个国人心中最无法抹去的阴影。九月初九登高避灾,而五月端五,正好处于从一到九的阳数中端,阴阳难调的尴尬令它最为瞩目,前人无力可援,只好祭祀祛邪,以求阴阳调和。二

  在古人概念中,五月“日长至,阴阳争,死生分”。他们认为,阴气杀物,阳气生物,在阴阳两气相互争夺的五月,万物其实进入生死分界的关键时段。因此,五月俗称“恶月”,这,既有覃思意味,又不妨理解为谐音附会。也因如此,古时五月才积累下不少民间忌讳。如“多禁忌曝床,荐席及盖屋”。“五月不迁居,不糊窗槅”,因为,“五月盖屋令人头秃”,更有“五月五日生子,男害父,女害母”等说法。至今,仍少见五月建房拆舍、结婚搬家,古人虽早已力斥其非,但古风确实影响至深。

  因此,古书告诫人们应以阴柔闲定的方式去应对无可避免的季节刚阳,如“君子斋戒,处必掩身,毋躁。止声色,毋或进,薄滋味,毋致和。节嗜欲,定心气,百官静事毋刑,以定晏阴之所成”。

  古人将自身生命与大自然变化和万物生长、国家大事、神灵祭祀等融为一体,因而,他们对时令的变化,生物的更替极为敏感,所谓“池塘生春草,园林变鸣禽”,如五月份翩然而止,他们就清晰地注意到:“蝼蝈鸣,蚯蚓出,王瓜生,苦菜秀”,“小暑至,螳螂生”,“鹿角解,蝉始鸣,半夏生,木槿荣”等,他们也就明白:“继长增高,毋有坏堕,毋起土功,毋发大众,毋伐大树”,“驱兽毋害五谷,毋大田猎”。

  不违时,不误己,不害物已成为他们一直遵循的行为准则,而时令的渐进自然导引着人们从身体、祭祀甚至器物的适度调整和准确对应,如换上夏服、祭祀灶神、进吃小鸡和豆类,用高大粗糙的器皿等,令天地人神物各归其位,各得其序,他们觉得,只有如此合时顺节,方可心安理得,因而,五月,天子就在南郊迎接夏帝炎帝的降临,因五月属火,火在南方,神属祝融,帝归炎帝,古人在五月的谨小慎微,循节顺时,也可见出他们从细节处真切体现和践行着天人合一的理念。三

  其实,就具体而言,经过春天漫长的生长季节,五月刚好是春夏季重大的转折时段,人体脏腑调节与时令更替的对应对身体和心智的左右尤其深远,因此,心情与身体都需不断调适。

  另外,在抵抗力低下的古代,气候和物种的变化也对他们身心都产生不可低估的影响。从弱小的蛰虫、仓庚、田鼠到进入活跃期且难以防御的瘟疫、灾害、蝗虫、鹰隼、猛兽等,尤其是号称“五毒”的蛇、蝎、壁虎、蟾蜍、蜈蚣,它们对人们身体、心理、生活、劳作甚至生命历程都产生诸多潜在危险,因而人们最早蓄兰作汤沐浴,便是用兰草作药辟瘟保健。另外,典籍也不断指导人们“可以居高明,可以远眺望,可以升山陵,可以处台榭”,也就是登高望远,扬浊清污,舒心展眉,远避邪湿,以求心平气和,暂时逆来顺受。

  这个月,“树木方盛”,但官府规定不准砍伐,而且不许大兴土木,更不能起兵动众,以避免摇动养长之气,妨碍农事,如上文所述,古人认为:五月阴阳争夺,这些行为都影响阴气生长,令阴阳难谐,前人用心,可谓良苦。这,也可解释所谓“五月不迁居,不糊窗槅”等习俗的文化根由。四

  古时五月初一为端一,依次下数到端五。昔日五月端五那天人们“结五色丝为索,索小儿之臂,男左女右,谓之长寿线”,这一古风起源于汉代,其用意是“辟鬼及兵,令人不病瘟”,即所谓“五彩辟兵”。五彩为青、赤、白、黑、黄以代表五方,其中黄为最重,女子们在制作彩丝中暗自比才斗技,将充满压抑的避邪躲灾,通过指尖和彩线幻化出充满生活机趣的智慧和对生命憧憬的绮丽遐思,让有点沉闷和不安的五月在女性纯粹的笑声,明净的眸子,灵巧的双手,点染出一层初春嫩柳般的生命亮色。

  另外,挂艾草或艾人于门户前一直是荆楚古风,人们采艾以为人悬门户上,以禳毒气。如今,在顺德一些偏僻乡村人仍偶尔得见,其实,艾草具去虫消湿等药用功效,古人用意,大略如此。昔日顺德人大多喜欢以时令植物悬挂门前,如正月十九挂蒜于门辟恶,清明插柳于门避邪。此外,小孩眉心点朱砂,成人喝雄黄酒等已成规例,所谓“龙船花又狗牙花,端午人家共辟邪。艾叶似旗蒲似剑,儿童粉额点朱砂”。顺德古书也说:“五日,饮蒲酒,饟角黍,镂艾虎,书朱符,为儿女佩”。时下,菖蒲挂于门户外也时常闪现在寻常村庄普通人家,让人读出悠久古风,不少老人仍记得少年时代长辈为他们点朱砂的情景,不过,那也恍如飘遥的远梦。五

  每年四月初八的浴佛节,深埋河中的龙舟经过一年的酣然沉睡,终于在村民们鞭炮锣鼓的喧闹声中和壮汉们的奋力挖抬下缓缓浮出水面。按古老风俗,女性,特别是孕妇不能观看起龙船,以避不详,不过,现在此例已少人问津,不少妇人也凑在河边旁观,不时还略加点评,也可见出昔日严守的例规在岁月更替中实也如风中枯叶,随风飘散。

  龙舟刮净泥苔,在烈日下晒干后抹上木油,村民们又开始忙碌的演练。他们从附近的神庙或祠堂请出龙头安装,待到五月龙舟竞渡时,才恭请它游弋四方,施福赐祥,竞渡河涌。龙舟竞渡这一风俗,其实可回溯到远古洪荒时代。人们击拍船身,齐声呐喊,奋力划桨,其实用以震慑河中巨兽,相互壮胆和远离恐慌,只是经验日丰,智慧积累,才渐渐将这种恐惧化作敬神竞技自娱娱人的水上嬉戏。

  顺德各地五月龙舟纵横,不时响起的咚咚锣鼓声,宣告着沉闷濡热而漫长辛苦的夏季终于到来,虽然五月端午各处都有龙舟竞渡,但人们最看重的,倒是五月初八的龙母诞,无论是新旧龙舟,都从四面八方前来拜祭龙母。近八百年的风俗已成当地文化基因,其实也足可折射出女性在当地文化结构中厚重的分量,特别是一群群平时力可倒流沧海的精壮汉子竟都在龙母前恭敬如仪,进退规谨,确能体现出他们对龙母,也即对天道的敬畏与尊崇,这种千百年来的文化积淀和价值取向,也可从龙母庙的对联读出其深远的哲学意味:正中宏化育,柔顺启文明。龙舟和男子的刚劲与龙母和香烛的阴柔,无疑成为当地文化结构中最精彩的注脚,因为,至阴与至阳都难以孤长独存,只有相互渗透才能扬长避短,地久天长。六

  这,其实古人也深谙此道。所谓“五月多忧思,阴爻足备虞”,以心中的阴柔配衬自然的刚阳,以求阴阳交错,互动共进,使恶入善,转危为安,这,足可见出人们的生活智慧与对人的乐观淡定,因此,虽然“恶月多畏忧”,但人们悬艾人、挂菖蒲、喝药酒、点朱砂、赛龙舟、吃龙船饭、洗龙舟水,让龙船畔酣饮的水酒涤去身上的乌烟瘴气,将深埋心底的恐惧与不快用大众狂欢的水边盛宴去冲散殆尽,酒足饭饱后踏着白石街上的如霜月色,喃喃重复着姥姥的那句唠叨已久的老话:吃过五月粽,寒衣收入栊。

  撰文/李健明 图片/本报记者陈炳辉

 
声明:未经珠江商报社授权或同意,不得转载本报新闻,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今天上午9时起可查中考成绩
工厂停产仍欠工人工资117万
粤菜首推标准 顺德味道传扬
热血学生哥千里骑行返顺德
首席东盟商务专家作客顺德
中区社区党委获评全国先进
顺德将有“李小龙”牌服装?
15年间顺港贸易总值增两倍
格兰仕全球招聘3000行业精英
勒流大学生就业实践基地启用
面包里吃到铜块索赔1万元
 
拍客带你重回当知青的那些年
均安翠湖公园的晚霞
我家屋檐下的“五线谱”
我是梦中的传彩笔!
我家龙眼树的新“租客”
 
激情与浪漫交融 珠江边的夜蒲新地
三文鱼+瘦牛肉 让他变猛男
下川岛:时令海鲜上水即食
真正的海鲜火焰鱼,你吃过么?
五月龙舟水正是水蟹滋味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