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珠江商报”公众号
更多
2021 10/15 07:24:09 珠江商报A3

“在乎”的教育,旨在引导学生“读懂”

字体
字体大小:

   文/陈天旋

   据媒体报道,湖南某地一位老师因收缴了学生课间违规使用的手机,对学生的解释不“在乎”,认为还“狡辩”要“处分”,学生觉得很“委屈”,纵身一跳“以死明志”。
    痛定思痛,透过这一悲剧,我们无论是教育工作者,还是家长,抑或是社会人士,都应该好好反思,在一些“规定”面前,我们是否要更多地对学生多点“在乎”,在乎他们的解释,在乎他们的感受,在乎他们的权利,在乎他们的错误。
    我曾在语文课上要求学生堂上练习时,发现一男生偷偷写纸条给一女生,内容是:“我在乎你的在乎与不在乎!”当时,他们两人都尴尬极了。我没点破,将纸条给回男生并朗声说:“写得不错,只是不太扣题。以后注意听清老师要求。”学生如释重负,立即将练习做完。
    打从那时起,他俩的语文进步特大,都如愿考上理想大学。
    其后,我想:要是我当时当场亮出底,他们该多尴尬多难受。自然对老师也就多有怨恨,对语文学科也会少了些爱,成绩自然就没多少进步,或许就会与理想学校失之交臂。
    从语文老师的角度来看,纸条上的那句确实写得不错,但也确没听清老师要求,不扣题。老师我也表明了态度,提出警戒“以后要注意”。在特定的语境里,学生是明白老师我的言下之意的。老师也没失职,只是多给了学生一个“空间”。再者,学生那句话也确有水平有内涵,够语文、够情怀。你作为一位语文老师,怎忍心下手摧折难见的一朵“花”?
    回过头再看看那张小纸条里的内容,“在乎你的在乎与不在乎”,换句话来说,就是:你在情感会牵动我的情感,你在乎的东西我在乎,你不在乎的东西我同样可以不在乎。很明显,其中涉及到“懂你”的问题了。“懂你”是一个心有灵犀一点通,甚至到达“不点都通”的境界。语文教育的一大功能就是要引导学生“读懂”,读懂课文中一些词语、句子的言下之意或深层含义,读懂文章的内蕴,读懂社会现象……可以说,“读懂”是语文学科教育工具性的最基本要求。
    其实,社会现实中,要求“读懂”的事例也不胜枚举。据说,钱钟书与杨绛就在这方面留下很经典的故事。钱一见到杨就感觉到杨就是他未来要娶的妻子。后来终于确立了恋爱关系,杨还不断地“考”钱,其中传说中的“一字情书”就是很好考题,在我看来,考出了一个“懂”,也就考出一段爱情佳话。话说有一天,钱收到了杨给他的一封信,信中只有一个“怂”字。钱立马给杨回了一信,杨看到信中也只有一个“您”字,很是欣喜、感动。钱以这种方式不仅回应了杨,也作出了一种表白。彼此达到了一种心灵间的默契、相通。当时很多身边的“闺蜜”都莫名其妙,不断追问,于是,杨绛就说出了其中之意:“怂”字代表着心上人有几个,杨绛借着这个字问了钱钟书,而钱钟书一个“您”字就明确地回应了杨,不仅回应得干净利落,还宣示了“我心上只有你”的誓言。杨绛怎不感动?钱钟书在乎了杨绛在乎的事,懂她了。后来,杨绛答应钱钟书的求婚,喜结良缘了,杨也在乎了钱,懂他了。婚后,钱的表现验证了他的“在乎”,表明了他的“懂”;杨的处处替他周旋、协调关系,让他安心工作、写作,成就他的梦想,验证了她的“在乎”,表明了她的“懂”。
    由此看来,那位学生的“在乎你的在乎与不在乎”的传情达意的这张纸条确实不应该收缴,当场还回给他是十分明智的,不仅在乎了纸条上的“文”,也在乎了他俩的“情”,更在乎了学生的“面”。
    成年社会里都在呼吁工作上需要“容错”机制,难道我们学生就不需要“容错”机制?有错并不可怕,但绝不可“堵”,务必多点“疏”多点“在乎”,让他们更好更快地“读懂”社会,读懂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