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珠江商报”公众号
更多
2021 08/11 15:52:17 珠江商报A4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系列述评之二

奋发图强:敢教日月换新天

字体
字体大小:
分享到:

     奋发图强:敢教日月换新天    所有的成就,都源于时代;所有的成果,都是奋斗出来的。
    “一百年来,我们取得的一切成就,是中国共产党人、中国人民、中华民族团结奋斗的结果。”
    2021年7月1日,北京天安门城楼。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以鼎鼎之音,表明建党百年所取得的辉煌成就,都是奋斗出来的。
    “一个国家从哪里来,才能弄懂这个国家今天怎么会是这样而不是那样,也才能搞清楚这个国家未来会往哪里去和不会往哪里去。”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对“历史是现实的根源”这一宏大命题的高度概括,让14亿多中国人民更加铭记历史,珍惜当下,奋发向未来。
    树高千尺必有根,江河奔流必有源。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先行者、实验区,新发展理念的探索者,顺德同样必须牢记历史,明晓再雄伟的大厦都是有基础的,再辉煌的成就都是有历史的。
    这个历史,就是奋发图强,这个信念,在任何时候都不会过时。
    

    欲知大道,必先为史;行有大德,必先明史。
    时光回溯至七十年前,1951年,顺德西海。顺德的土地改革率先在这里进行。为何是西海?因为在这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志士开展对敌大小战斗30多次,1941年,广游二支队取得了著名的“西海大捷”。
    田野夫,时任顺德土改委员会主任,他在后来的工作总结中有过这样的表述:“广游二支队长期在西海一带活动,同这里的人民同艰苦,共患难;西海人民有革命传统,群众基础好,阶级觉悟高,对共产党有很深的感情。”
    西海的“百日土改”,改善了生产关系,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巩固了人民政权,为顺德土改提供了宝贵经验。据资料显示:1952年比1949年,全县工农业总产值增长51.8%,顺德人民翻身不忘国家,响应人民政府“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为抗美援朝捐款73亿元(旧币)。
    今天,每当国家有难家园有困时,慈善榜上看到碧桂园、美的等众多顺德慈善家慷慨解囊时,同样会从建国之初的顺德人身上找到精神基因;而当顺德的村级工业园改造在西海取得大捷时,肯定会有人想起,如今的党群聚力同心与当年军民团结一心是何等的一脉相承。这就是历史与现实的时空呼应,这就是精神与信仰的根连血脉。
    水土是有记忆的,人民是有感情的。
    容桂有个海尾村,海尾村中有个老糠围,据说取名意在“糠泡在水中,不沉于底”,寓意其即便被水淹过,却从不崩坏;表达了当时人们对水患的担忧。事实上,这种担忧不无原因,也曾付出过诸多努力,典型莫过于世界灌溉工程遗产的桑园围。但一个桑园围,是保不住顺德的。
    有民间谚语说,顺德是“前临大海,后枕深塘,坐湾顶冲”,解决水患,重中之重。翻开顺德地名志,会有很多带“滘”“涌”“围”字的地名。水乡顺德,如果治不了水,随时可能被水冲洗得要从头再来。
    顺德大规模治水,是在新中国成立后。从1950年到1977年,顺德整整用了27年,分三个阶段进行着河涌疏浚、新开大河、整治排灌系统,一步一个脚印,环环相扣。其中在中间的11年,就开凿了十条人工河。在极度困难情况下,顺德为改革开放后的高速发展奠定了工业和城市水利基础,为保护改革开放成果提供了强有力的水利保障。
    从此,顺德人便知晓一个道理,求上天保佑不如自己战天斗地;真正靠得住的,不是龙王玉皇,而是中国共产党。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甘竹滩是一个顺德人都知道的名字,而甘竹滩洪潮发电站则是顺德精神的经典代表。1971年元旦,顺德甘竹滩,7000人汇聚滩头,要在千年苦滩之上,建设一个洪潮发电站,在当时中国,的确相当超前。
    很多人说,甘竹滩洪潮发电站是一座时代的丰碑。在没有机器辅助的年代,人手围堵截流、徒手开挖,建成了中国第一个低水位洪潮发电站,年发电总量达到1200万度,解决了当时顺德每年约70%的用电。
    一千二百天的日夜不息,一万二千人的风雨兼程,十万二千立方米的土方搬运,最终将恐怖雪涛化作平湖阔岸,更化作汩汩不绝的电力源泉,成为顺德从农业县走向工业城的开端。
    领潮者,必有领先一步的思维与作为。在甘竹滩上,还建成了一座通航能力达500吨的船闸,改善了顺德至广州、江门、肇庆、梧州等地的航道,使里程缩短了21公里,调节了西江、北江两江流量,降低了下游水位和洪涝压力。可以说,甘竹滩发电站,是一个珠三角人民在党的领导下谱写的时代“驯潮志”。
    在珠海横琴中心沟,顺德开辟了驯海的第二战场。中心沟与澳门仅一水之隔,最近处才60米的距离,顺德开拓者初上岛时,缺淡水、无蔬菜、无住房、爬山路、走海滩,自然环境恶劣。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三千多名顺德民兵,用双手在中心沟筑大堤、建水闸、挖河道、建公路、搞农业生产,前后近十年,用青春和汗水托起一片海中天地。
    事实上,顺德当时是两线作战。一条战线是甘竹滩,一条战线是中心沟。以当时的一县之力,要完成两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顺德有一万个理由可以选择退避,但是,顺德选择了坚定向前。
    今天,我们站在甘竹滩中心沟展览馆前,才能真正体会到“沧海桑田”的真正含义:这个海,是人民的大海,这片田,是人民的心田。
    任何时候,顺德人坚信,办法总比困难多。甘竹滩和中心沟在共同为顺德作证:这个信念,让顺德始终保持着奋发向上的奔跑姿势,这份荣光,属于先行的拓荒者,属于时代的奋斗者,属于每一个拥有一颗红心的年代。
    

    身后无山,自己就站成一座山。
    曾经有人比喻,顺德一夜之间冒出了好多企业,企业家都是“洗脚上田”的。事实上,在顺德迈向工业化的过程中,除了历史悠久的工业基础外,卓有成效的社队企业,是顺德在改革开放中起步即高峰的关键因素。
    以缫丝业为例,建国之初,顺德便多方努力,帮助工厂筹措资金、修复厂房和设备,统一蚕茧收购价格,缫丝业得以迅速恢复发展。1950年开工丝厂仅为3家,次年便复工丝厂22家,产量达248吨,并在广东首创煮、缫分业生产,到1975年生丝产量达到1254吨,增长5倍以上。
    1957年,顺德生丝产量占全省九成以上,其中,以顺联丝厂、福生丝厂等为主力,这些都是从手工作坊中通过公私合营演变而来的。从社队企业到乡镇企业,再到如今的龙头企业,甚至全球性公司,可谓水有源头。
    现今位居世界五百强的美的集团,源头可上溯至1968年创办的“北街办塑料生产组”,主要生产药用玻璃瓶和塑料瓶盖。顺德第一台金属台扇,诞生于1975年的北滘电器塑料厂,树有根脉,业有轨迹。
    可以肯定地说,顺德有很多第一代企业家都是从社队企业走出来的。他们早在改革开放之前,就已积累了相当的现代工业的技能和企业管理的经验;换句话说,社队企业为顺德乡镇企业登上高峰,为民营企业走向全球,提供了原始的人才基础和经验积累。
    每当我们把“星期六工程师”的顺德“人才战法”摆上台面时,必须记住,没有工厂车间,这些工程师来此何干?今天我们誓言打造一流的营商环境,致力建设“品质高地,人才洼地”,同样要记住,无论高地还是洼地,社队企业在无意中,为人才洼地提供了值得回味的思考。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当我们高歌改革开放的成就时,必须要牢记当初出发是为了什么。在任何时候,只有在党的领导下,顺应时代潮流,才可能在探索中勇立潮头。
    

    今天,任何一个地方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教育与医疗始终占据着民生头条。顺德也不例外地将教育医疗的高质量发展,作为打造一流营商环境的关键环节。
    早在南宋,顺德县境之内就开设了5所书院。此后顺德出过3名文状元,1 名武状元,文武进士384人,科第居粤境前列。
    上世纪上半叶,因为时局动荡,教育发展速度缓慢。新中国成立后,顺德教育事业发展迅速,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即被评为全省普及小学教育先进县、八十年代中期成为全国基础教育先进县。
    在刚刚闭幕的东京奥运会上,顺德输送的奥运健儿斩获两枚银牌,他们的奥运之旅都起源于顺德体校——这所诞生于1958年,走出多位世界冠军的业余体校。
    成长的道路充满艰辛,教育如此,竞技体育如此,医疗卫生发展轨迹同样如此。
    解放之初,顺德只有一家县卫生院、3所乡镇卫生诊所,设备仅有血压计、探温针、注射器等;再加上民间诊所,医疗卫生从业人员不过八百人。直接点说,顺德医疗卫生就是在“一穷二白”中起步的。到了1980年,县级各类医疗保障体系已经形成,仅乡镇级卫生院就达12所,其他各类卫生诊所(站)达415个,从业人员相比1950年增长了近3倍。
    时至今日,我们在畅谈教育如何更优更公平时,千万不可忘记,那个艰难的时代,我们是如何勒紧裤腰带办学办医的,同样不要忘记的还有当年穿村进户的“赤脚医生”们,正是他们与其他医疗卫生人员一起,担负起为人民办医疗的初心。
    这就是事实,当信仰指引力量时,力量就会爆发出巨大能量,这种能量,就是红心向党的使命与担当。
    人心齐,可移山填海,可浪遏飞舟,可将不可能变为可能。人心为何齐,只因党旗在前,红心在胸。任凭光阴流转,发展至上的理念,人民至上的信念,让人民生活过得更加美好的决心,始终是顺德历届党委政府的追求和实践。
    顺德,任何时候都请记住,当高歌猛进时,千万别忘了,那些为我们前进而铺路架桥的人;当收获硕果时,千万别忘了那些为我们种树而洒下无数汗水的人;当新时代凯歌奏响,千万别忘了,在那个自力更生的时代,那一群奋发自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