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珠江商报”公众号
更多
2021 07/07 07:13:43 珠江商报A4

德胜河夜游,游什么,怎么游

字体
字体大小:

   文/梁新平

   日前,媒体发布消息,称“德胜河夜游”要来了。从消息看,将在德胜河北岸的“金凤凰”广场附近和南岸容桂的“渔人码头”附近各建一游船码头,总投入约1755万元。
    夜游船,早已是不少城市“夜经济”重要的组成部分、“夜文化”的重要表现形式。知名者如重庆的“两江夜游”,广州的“珠江夜游”,上海的“浦江夜游”等等。也有一些中小城市,虽然名气不如一线大城市,但夜游船项目却搞得非常有特色,口碑极佳,成为城市宣传的文化新名片,比如福州的“闽江夜游”;特别具有代表性的比如柳州市的“柳江夜游”,“桂林山水甲天下”其实是为整个广西的山水做代言,柳州市巧妙地利用了其地理山水的特点,将其完美地融入设计方案中,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灯光山色、流水飞瀑的壮观夜景。
    上文所提之城市夜游,无论是上海广州重庆福州的大江大河,又或者是柳江的婉约纤丽,游客所游的共同点都是欣赏“高楼与灯光一色”,这也几乎是当下各城市夜游的最大共性。
    也有一些城市,夜游船的特色聚焦于人文历史。比如南京的“秦淮河夜游”。为了好好厘清“德胜河夜游”游什么,此处要对“秦淮夜游”多写几句。“秦淮夜游”可谓历史悠久,所谓“六朝金粉”“秦淮八艳”,无不在这条窄窄的内河上香艳四溢。但是近代,真正让“秦淮夜游”为人们所熟知的,恐怕还是要归功于俞平伯和朱自清二位先生的同题散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从俞、朱二位的散文远推历史上之“秦淮夜游”,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彼时两岸的建筑和灯光当然比不上今日之煌煌,彼时胜在光影驳杂的影影绰绰,胜在烟火气。所以“秦淮夜游”游的是丰厚的历史、游的是丰富的人文。然而,今日之秦淮河上,突突轰响的机动船来去如风,早就替代了小木船伊呀慢摇、橹声欸乃,音响里大声又机械重复地介绍着“秦淮八艳”等传说故事,游的是个闹哄哄罢了。
    综上所述,今日之城市夜游,要么游灯光建筑营造之“玉宇琼楼”,要么游丰富多彩的历史人文。
    德胜河东起德胜大桥,西至渔人码头,两岸差异颇大:南岸高楼林立,滨河公园已成,灯光基础足够,而北岸仅德胜大桥与容奇大桥之间差具条件,容奇大桥至马岗桥之间却是“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是否正在紧锣密鼓打造灯光工程呢?)。硬件不足,用人文历史来撑呢?显然也不太可能。
    那么,如何才能赋予“德胜河夜游”更为丰富的内涵,使之成为顺德城市休闲观光的一张新名片呢?窃以为,必须把顺德美食与游船紧密地结合起来,在此基础上,不必拘泥囿困于“夜游”的概念,完全可以开展德胜河“日夜游”。
    黄浦江夜游提供游览船餐,以10人一围为标准订价:2880-5880元/桌。而把“船餐”做到极致,成为城市文化名片登上央视美食纪录片的,则是距离上海不足百公里的小城嘉兴。嘉兴的月河是典型的小桥流水的江南水乡,游船全天候提供服务,而动辄3000元起价的船餐是其吸引游人最大的亮点之一。
    中国最早最文艺的水上夜游,当推东坡夜游赤壁。苏子这一游,前后“赤壁赋”横空出世,为中国人游出两篇千古美文:“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德胜河两岸无建筑和灯光之奇,无人文历史之厚,自当充分挖掘本地特色,扬长补短,将游船定位为“日夜游”。游船公司当与顺德餐饮名店深度合作,使之游出“世界美食之都”的精髓。德胜河游船当鼓瑟吹笙以引嘉宾,令风雅之士闻风而至,或者竟引来个当代“东坡”,于城市宣传大收奇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