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珠江商报”公众号
更多
2021 06/29 07:20:44 珠江商报A7

匠心守护岭南盆景技艺

“苍龙教子”再现顺德盆景辉煌

字体
字体大小:

    文/图 珠江商报记者李芸
    
    盘根错节、凌空欲飞、形神俱备、气韵流畅、不落俗套……这是黄继涛“栽培”了12年之久的东风桔盆景“苍龙教子”给人的第一印象。
    6月23日,第三届中国杯盆景大赛中,“苍龙教子”一举代表顺德区容桂园林盆景协会拿下“特等奖”,再次擦亮了“中国盆景看广东,广东盆景看顺德”的美名。

匠心守护岭南盆景技艺黄继涛经常组织协会内部交流活动,并与外地盆景协会、同行间进行学习切磋。

    见到“苍龙教子”的主人黄继涛时,他正在容桂细滘6000多平方米的合园里和一位朋友一起修剪一棵细叶榕盆景,这里是顺德区容桂园林盆景协会的盆景基地,也是“永不落幕盆景展”的所在地。
    在这里,错落陈列着大小盆景,九里香、山松、三角梅、东风桔、细叶榕……几十个品类寸步寸景,盆盆独具匠心、神韵各异,犹如“无声的诗”“立体的画”,令人赞叹,创作出它们的正是顺德区容桂园林盆景协会一群痴迷于盆景艺术的人,黄继涛就是其中的一员。

匠心守护岭南盆景技艺东风桔盆景“苍龙教子”。


    15年时间对盆景草木生出了感情
    黄继涛是顺德区容桂园林盆景协会会长,容桂盆景是岭南盆景艺术的发祥地之一,作为容桂本地人的黄继涛从小就深受熏陶,对盆景艺术情有独钟。工作后有了经济基础,黄继涛就开始收藏、培育盆景,师从本地岭南盆景著名老艺人朱本南。师徒俩因盆景艺术结缘,亦师亦友,在师傅的点拨下,黄继涛的岭南盆景艺术造诣得到了飞跃性的提高。“入坑”15年,有了上百盆精品。
    为了更好地锤炼盆景技艺,黄继涛做了大量关于各种植物习性的功课,从字画等其他艺术中寻求盆景灵感,坚持订阅报刊开阔眼界,他也会带着自己的作品在各种盆景展会上亮相,一些得意作品还引来外地买家出高价购买。虽有人高价求购,但黄继涛却难以割舍。
    如今,工作之余,黄继涛每天都在盆景园中忙碌,剪枝、浇水、修枝、造型,自得其乐。“从选桩到育桩,从上盆到造景,从修剪造型到日常养护,每盆盆景都要耗费不少心血。有时候出去旅游心里都还挂念着家里的盆景。”谈及盆景的乐趣,黄继涛一脸满足。
    采访时,黄继涛边忙边跟记者聊起盆景制作的要领。“我手上整理的这棵盆景,看似是在随意修剪,其实是在进行疏剪,下剪时一定要慎重,用行话来说就是宁少勿多,宁长勿短,少剪多留,这是为构思及制作时的不慎留有余地,等造型定局后再作进一步加工定型,不然修剪过度就无法挽回了”。
    问及养盆景最大的收获,黄继涛回答:“你把它们打理得清新雅致,它们回报你赏心悦目,自己也觉得身心愉悦。记得当时我买的第一盆盆景是细叶榕,价格不高,但我一直把它种养在我的家中,小心呵护,就像对子女一样宝贝着,如今依然生机勃勃”。


    时间沉淀的艺术最忌讳急功近利
    盆景是活的,它在不断生长,长壮之后整株都会有所变化,需要重新修剪、造型。”黄继涛一脸感慨地说,自己的100多盆盆景都是花费几年甚至十几年时间精心培育成的盆景,每一盆都能说出一个故事。
    “就拿这棵获得特等奖的东风桔‘苍龙教子’来说,从购买半成品到养护,已经有12年时间。”黄继涛告诉记者,盆景制作要构思在前操作在后,在制作中进一步完善构思,最忌讳急功近利。从观察构思,到疏剪打理、攀枝造型、养护施肥、阶段定型,完成这些过程至少要五年时间,盆景才初露雏形。
    “所以,很多玩盆景的人都说盆景是一门雕刻时光的艺术,十分考验一个盆景爱好者的定力和传统文化修养,制作一棵成功的盆景艺术作品至少要花一代甚至是两代人的时间。”黄继涛说。
    黄继涛笑言,虽然外行人看起来,玩盆景是修身养性的事,但真正玩过盆景的人都知道,这也是个体力活。“有时候,我们搞盆景的就像农民一样,皮肤晒得黑黑的,锄草、浇水,还要进行枝位调整、抹芽,干不了几分钟就会大汗淋漓。但手中的活儿不敢停下,特别是夏季植株容易缺水,一旦缺水,它就像小孩子生大病一样,这一年都不好好长。”黄继涛说,从这些植物的精神中,也启迪了自己的人生,要像盆景那样,坚韧不拔,永远奋斗。


    也谈盆景传承发展困惑,担心后继无人
    作为协会领头人,黄继涛也会组织协会内部交流活动,并与外地盆景协会、同行间进行学习切磋。一直以来,业界都有“中国盆景看广东、广东盆景看顺德”的美誉。顺德作为岭南盆景艺术的杰出代表,曾先后获得了“广东岭南盆景之乡”“中国盆景名城”以及“中国盆景名镇”等荣誉。盆景艺术也已成为容桂文化的一张亮丽名片。顺德区容桂园林盆景协会更是在历届国际、国家及省级比赛中获得优异成绩,获得过全国特等奖1个、金奖46个、银奖23个、铜奖14个。
    这些成绩的背后,顺德盆景也面临着传承和发展的困惑。采访时正好遇到顺德区容桂园林盆景协会“老友记”聚会。面对这一问题,容桂盆景人开始对未来盆景艺术发展进行了思考。“你看,我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玩盆景需要时间、精力、财力,更需要场地,这些恰恰是年轻人所没有的。”协会秘书长梁干枝一语中的。协会理事梁顺光也表示,协会很多盆景玩友家里的子女对父辈的这一爱好并不感兴趣,担心岭南盆景技艺后继无人。
    “能养植盆景的公共场地越来越少了,很多盆景玩家只能在各自房前屋后甚至天台上种植。”还有会员提出,盆景艺术对场地要求很高,而与之相对应的是,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城市价值注定了顺德土地寸土寸金,市民搬进面积更小的楼房里,传统的大型盆景已没有容身之处了。黄继涛也希望有更多年轻人加入协会,向盆景艺术靠拢。
    黄继涛说,目前,容桂街道与容桂园林盆景协会共同携手,一方面对外开展交流活动,走出去学习先进经验,鼓励协会会员多参加高级别赛事,促进自我提升,努力培养更多的国家级艺术大师;另一方面对内举办盆景知识讲座、盆景展览等活动,推动盆景精品文化走向普罗大众。顺德区文联等部门也给予了大力的支持,以传承优秀传统文化,扶持盆景艺术产业的传承和发展。“未来,我们的路还有很远”。